【all叶】沉醉(18)

YX 18. 他不仅把叶修当哥哥疼,更是把他当做爱人宠。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破天荒的,在不到七点就醒来了。但是醒来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因为他是被勒醒的!在床上扑腾了几下,紧勒他的双臂犹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不过这一举动还是有点儿效果的,至少紧抱他的那人咕哝了几声,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后颈,而且手上的力道更紧了!

       他可能要成为第一个被亲弟弟勒死的人。为了不让这个悲剧发生,叶修必须得采取什么行动才行。直接上手打?算了,怎么说也是亲弟,舍不得。大声喊?算了,就这隔音效果,把嗓子喊废也没人听得见。让小点大嘴伺候?算了,理由同上,况且万一咬上瘾了怎么办。

       【没办法了,只能让你感受一下窒息的痛苦了。】思索再三,叶修决定捏他鼻子,最老土也最有效的方法。艰难地翻了下身子,顶着脸颊被硬质的短发刺得发痒的苦闷,叶修伸手精准地掐住了叶秋的鼻子。

       感受到无法呼吸的痛苦,少年猛地睁开了眼。狭长的丹凤眼一瞬间迸发出危险的杀意,完全没有一丝被迫醒来的迷茫。当意识到身边的人是谁时,那杀意顷刻间又消失不见。

       伸出一只手将捏着自己鼻子的那只扒拉下来,并握在手里。叶秋已然清醒,却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哥,你这是打算谋杀吗?”叶秋蹭了蹭叶修柔软的头发,不满地质问。

       真正的受害者冷冷地笑了一声,“呵,差点儿把我勒死的家伙怎么有脸说这句话?”

       “!是我疏忽了,你没什么事儿吧?对了,昨晚没来得及问,那女人撞到的地方怎么样了?”赶紧松了松抱着他的那只手,叶秋关切又懊恼地问道。

       昨晚碍于在宴会上,他不好直接扒开来看,加上叶修并不是很在意、后面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事儿的样子,叶秋便不再坚持。想着回去后再好好查看一番,好让自己放心。结果一回去就是昨晚那情况了,等到叶秋通过两房之间凿通的小门进去的时候,叶修已经秒睡了。不忍心吵醒他的叶秋,只能幸福又担心地抱着他入睡了。

       身上被撞的那处,痛过了最开始的那阵之后,基本就没什么感觉了。所以叶修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干脆直接忘记这回事儿了。“没什么大问题,现在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昨晚洗澡的时候,除了有点儿不明显的青紫,也没感到什么不适。这会儿,估计已经消了。”别说,昨晚他看到那处青紫的时候,还有点儿疑惑呢。被叶秋这么一说,才恍然想起那一出。

       眯了眯狭长的凤眼,少年显然有些不相信。“不行,你得让我亲眼看看我才能安心。”说罢,叶秋一翻身就打算上手去扒衣服。

       得亏叶修眼疾手快,一把糊在他脸上,阻止了贞操危机。“行了你,真没事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叶修软了语气,无奈中带着几分妥协。

       【啧,可惜了。】本来是俯撑在他上方的叶秋,这会儿像是忽然卸了力气一般,耍赖地压在叶修身上,抱着人儿不放。

       完了,勒死的命运是逃过了,压死的风险却在直线上升。“重死了,笨蛋弟弟。”还能不能好好做个兄弟了?!

       两人足足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才磨磨蹭蹭地起了床。等到洗漱完下楼吃早餐时,老爷子已经去上班了。也无怪他这么早出发,B市的交通是出了名的拥堵。叶母倒是不着急,公司的业务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交给底下的人就可以了,她只需要抽个时间去过个目。

       这次叶修回来,她刚好也在家,就亲自下厨了。做的都是一些家常小菜,不过味道和看相很不错。“早上好,小修、小秋。”叶母温柔地向两人打招呼。

       “早上好,妈。”两兄弟默契地一同回道。打完招呼就各自坐下了。叶秋挨着叶修坐在长条桌一侧,叶母则坐在他们对面。

       除去已上班的叶父,人已经到齐了。C国人吃饭前不需要像某些国家一样,还要做祷告之类。一般人到齐了,就可以开动了。

       叶家人虽然大都不苟言笑,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宠修。表现在日常的方方面面上。比如过年去看望居住在乡下的爷爷奶奶的时候,堂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们到了上初中的年纪就没有红包了,而叶修到现在,每逢过年都会收到一大票红包。可能叶秋是因为和叶修长得太像的缘故,叶家人爱屋及乌也意思意思给了他一个,至于里面的数额,太伤人了就不说了。又比如要动手干活的时候,叶修永远是最悠闲的一个。再比如吃饭的时候,别人都得自食其力,而叶修是根本吃不过来,因为他的碗永远不缺菜!就像现在一样,叶母和叶秋没隔几秒就会往他的碗里加菜。

       看着碗里高高叠起的菜,叶修有些哭笑不得。“妈,您尽管自个儿吃就成。秋啊,我真的怀疑你有谋害我的嫌疑。”为了不让碗里的食物叠得更高,他不得不开了口。当然,后面那一句纯属是逗他弟玩。

       “去你的!我要是真想谋害你,哪用这么大费周章,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你见阎王!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不出所料,叶秋立马炸了。其实他真没那么蠢,他心里明镜似的,但叶秋就是心甘情愿地往下跳,只要叶修开心。

       “妈,你看,就是这家伙心怀不轨!”叶修夸张地睁大了眼睛,还伸出一只手指指着他的蠢弟弟,打算“借刀杀人”。

       叶秋愤怒地拿自己的大手包住指着自己的那只手,“还能不能好好吃顿饭了?!”理直气壮中带着点儿心虚。被叶修无意中道破了事实,他确实“心怀不轨”。

       两兄弟又开始了日常的嘴仗,叶母全程微笑着看他们闹。叶修平时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也只有在碰上那么特定的几个人时会有活力一些。家里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或者说寂寥。现在两个人都在,闹一下倒是增添了不少活力,叶母可是很乐见其成的。

       吃完了早餐,叶修打算拿着自己的新手机玩玩手游。刚打开游戏界面,冷不防就被叶秋抢了去。“玩什么游戏,今天一整天你都得陪我!”笑话,好不容易人在身边,怎么可以让游戏这个小妖精抢了去!

       “我可以选择别的选项吗?”叶修漫不经心地问。他甚至打了个哈欠,今天起得有点儿早。

       “可以啊,陪妈去逛街呗。”叶秋笑得一脸欠揍。

       “……”难怪他母亲吃完饭就匆匆回房间了,他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儿呢。

       权衡利弊,叶修决定还是陪他的笨蛋弟弟吧。毕竟逛街这种体力活,从来都不适合他这个宅男。

       站在游乐场的大门前,叶修一时有些茫然。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叶修在逛街和陪叶秋两个选项中,无可奈何地选了后者。“说吧,想让我怎么陪你。”虽然没什么兴致,但叶修还是尽力在配合。

       看他这么一副懒样,叶秋也是没脾气了。选了一个比较放松的地方,悠然道:“一起去游乐场吧。”

       没想到叶秋童心未泯的叶修,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惊讶了。“笨蛋弟弟,你不会是越长越回去了吧?”叶修挑眉。

       叶秋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拉起窝在沙发里的叶修直接上楼。边走才边道:“小时候没机会玩,现在和你去玩玩不行吗?”

       想想也是,小时候住在军区大院,每天除了上学就是训练,玩的时间几乎都没有,更别说去游乐场之类的了。他想去,那就陪他去吧。“你说行就行呗。”还是那懒懒的语气,但仔细听听,不难听出里面带着的点点纵容和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愉悦。

       从换衣间里取出一件米色的高领毛衣和一件浅蓝夹着暖黄的短款羽绒服扔给叶修,自己又从中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和一件米色的长风衣。每个主卧都配有一间换衣间,里面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服装店。不过叶修是不会去填充和打理的,里面的衣服一直都由叶母和叶秋负责。

       穿上衣服之前,叶修还怀疑等会儿会不会太热,直到下了车,被冷风无情吹过他才发觉叶秋的决定是多么明智。将脸埋进纯色的围巾里,叶修现在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气温骤降得太快了,他完全适应不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天气这么冷,来游乐场的人却不少,大部分还是一些年轻人。【难道大冷天来游乐场更好玩?】叶修不敢苟同。等了五分钟左右,叶秋停好车从旁侧走了过来。长风衣随着稍显急促的步伐四处摆动,年轻英俊的相貌和良好的身材,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虽然黏在叶修身上的目光也只多不少。看惯了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如今才发现他亲爱的弟弟原来还有当偶像的潜质!

       还是体贴的暖男型。“我给你拿了个帽子,车上有暖气就没给你戴上。”一边拿着浅色的毛线帽温柔地戴在叶修脑袋上,一边理所当然地说道。也许旁人会觉得这对兄弟感情好,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仅把叶修当哥哥疼,更是把他当做爱人宠。

       看着他眼里的认真和从未在面对别人时流露的柔情,叶修居然有种心跳加速的错觉。确认将耳朵都遮住了,叶秋这才将双手放下。“弟啊,你今天真帅。”叶修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叶秋一下子被砸懵了,愣愣的反应不过来。而叶修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尽管那么认真地说出那句话他自己也有点儿惊讶,不过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儿抢去了他的注意力。【我去,那根本不是错觉!】他确实感受到了左胸处比平常快了不少的节奏。

       是因为最近遇到的同志多了,连他自己也被影响了吗?越是想这事儿,反而越理不清头绪,聪明的脑袋瓜儿居然被绕住了。直到听见后面熟悉的呼喊,叶修才从思绪中出来。

       反应过来的叶秋刚想给他哥一个爱的拥抱,结果一看他哥,原处哪儿还有他的身影?!匆匆向前跑了几步,才透过来来往往的游客看到叶修懵头前行的身影。“混账哥哥!叶修!我还在这儿呢,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再顾不得别的,叶秋有些焦急地喊了出来。

       前面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停住脚步,转身回头。叶秋赶紧快步跑了过去,看着那人茫然又无辜的脸,内心柔软得不行。“你走那么快做什么?”掐了掐他白嫩的脸,叶秋好笑道。

       【还不是你的错。】叶修毫无愧疚地推卸责任。眼中的茫然已被清明和淡淡的懒散取代。“你的手冷死了。”答非所问,也不知是不是在转移话题。

       “那就借你的给我暖暖呗。”叶秋立刻顺杆而上,没有再计较之前的问题。

       毕竟是亲弟弟,叶修虽然喜欢逗他,但也是疼爱得紧。不再纠结心里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摘下自己一只手套套在叶秋的右手上,左手则被自己握住,一起塞在羽绒服温暖的口袋里。“让你要风度不要温度,知道错了没有?”本来该是教训意味的口吻,可是说的语气懒洋洋的,说的人也没有真的要教训的意思,倒更像一句体贴的关心。

       “是,我知道错了,我应该穿成个球再出来的。”叶秋乖乖认错。

       “看问题能不能更深刻点儿?哥的意思是,这么冷的天出来就是个错误。啧啧,智商这种东西还真不是谁都能有的。”叶式嘲讽,谁与争锋!

       “……”还能不能让他多温存一会儿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不会看气氛?!为什么这么不会看气氛的人偏偏他还喜欢上了?!盗用一句名言:这都是命啊!

TBC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