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沉醉(17)

YX 17. 不给他面子,给谁面子?!

       司机载着叶修回到鹿上苑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这个点儿,保姆阿姨早已入睡了。本想着屋子里会是一片黑灯瞎火,可是当车子驶向住宅时,叶修远远的似乎能够看见客厅窗子里透出来的光线。

       【是阿姨还没睡吗?还是……】想到后面那个答案,叶修突然有点儿不想回去了。趁着还有时间,赶紧把被扯掉的衬衫扣子和领带弄好。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里面一看,果然看见了正对着他的中年男人,纯白的萨摩耶正乖巧地趴在他的脚边。这便是叶修和叶秋的父亲,叶臻了。同叶秋一样,老爷子也留着精短的板寸。面容锋利俊朗,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乌黑的两鬓让他看起来年轻依旧。身为一个军人,他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光从贴身黑色衬衫中不算明显的隆起就可以看出。不仅如此,老爷子的身高也很有压迫性。一米八五的个子,让叶修又羡慕又敬畏。

       由于军人的习性,老爷子是真正做到了站如松坐如钟。挺直的背板像一柄标枪。也正因如此,叶修一进来便落入了他的视野。【臭小子,我有这么可怕么?!】将大儿子看见他时的一秒紧绷看在眼里的叶臻,不满地在心里哼哼。

       小点一看到叶修,又同之前一样,撒了欢地朝他扑去。只是这会儿夜深了,而且老爷子还在那儿坐着,萨摩耶没有像叶修刚回来之时那般嚎叫。

       接住这只毛团并撸了撸他的头,叶修道:“爸,您今儿回来了啊?”顺手将门关上,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叶修语调如常。只是比平时挺直的脊背,暴露了他此时的些许紧绷和对老爷子的敬畏。

       萨摩耶被撸了毛后,舔了舔小主人的脸就乖乖下来,安静地蹲在他的脚边。

       “事情处理完,就回来了。上楼洗个澡,等会儿陪我下盘棋。”叶臻呷了一口茶几上放置的茶,随后直视叶修的眼睛,语气听不出喜怒。他的声音透着军人的阳刚、沉稳,平常听来倒也悦目,严厉时也能叫人吓破胆。

       说话时,他会直视对方的眼睛,这是尊重,没有其他意思。不过,很少有人能够有胆跟他对视,叶修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对老爷子敬畏不是真的怕他,而是尊重。在他面前,叶修的言行会比平时收敛点儿、端正点儿。因为这是他的父亲,不给他面子,给谁面子?!

       除了参军那一次,叶修从未当面忤逆过他的话。至于背后,谁还没有个叛逆期呢?!“我知道了。您在这儿等等吧。”对于他的说辞,叶修不疑有他。陪他家老爷子下棋,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儿。两人只要都在家,叶臻基本上就会拉着他下棋。

       听到满意的答复,男人淡淡“嗯”了一声。

       得到许可,叶修就上楼洗澡去了。小点则重新回到老爷子的脚边趴着。叶臻面上不说,心里可高兴着呢。知道叶修今天回来,他愣是把两天的工作一股脑全做完了,就是想在家和他的大儿子好好处处。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不对,比小时候更可爱!】老爷子美滋滋地想道,表面上却还是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

       回到自个儿的房间,叶修一把拽掉领带,随手扔在整洁的床上。【啧啧,西装简直就是邪教!】一边吐槽着,一边开始找衣服,可不能让老爷子等太久了。

       十多分钟后,叶修穿着白T恤和休闲裤从浴室里出来了。用头上的毛巾撸了撸头发,等水珠不再往下滴的时候,叶修就将它挂在衣柜旁的挂钩上。拿起吹风筒呼噜吹了起来。

       等到叶修真正下来,已经距离上去的时候二十分钟了。老爷子早已将围棋棋盘和棋盒摆放在茶几上。在叶臻的对面坐下,小点也随之移步过去趴下。揉了揉它的脑袋,叶修伸手拿过装着黑子的棋盒。“我棋艺不精,就先占您一点儿便宜。”叶修弯着眼睛,态度自然地说道。

       在围棋中有“黑先白后”的规则,黑子有先行的优势。但在正式比赛中,为了抵消黑子的优势,在终局计分时,黑方需贴出三又四分之三子,即“贴子”。两人并不是正式比赛,不需要贴子,所以叶修一开头会占据优势。

       不过,他这么说可不是真的因为实力不够。叶臻的棋龄少说也有几十年了,虽然不是职业棋手,但水平却和一流的职业选手不相上下。而叶修的棋龄虽说只有几年,可耐不住这货天赋高啊。在老爷子的几番磨炼之下,如今都能和他胜负五五开了。似乎除了练武之外,叶修学什么都很天赋异禀。

       【臭小子,嘴还挺甜。】老爷子心里很乐呵,嘴上却只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依叶修对他的了解,但凭这一个语气词,叶修就能知道他家老爷子现在的心情是阳光明媚的。想到这儿,他自己心里也觉得高兴。面对他在意的人,叶修会在不改变原则的基础上,花些心思让他们舒心。

       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棋局之中。两人的水平相当,下起来不论输赢都很畅快。以前叶臻会在闲暇之时,来京城的正宗棋馆里,和那些业余的高手或职业选手对弈。后来教导叶修后,更多的闲暇时间会呆在家里。和他下棋确实有意思,他的思维不会固化,而且灵活新奇。每一次对弈似乎都能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吸收的也很快,每赢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艰难。叶修在提升的提升,叶臻自己居然也在提升。渐渐的,和叶修对弈成了他闲暇时最大的乐趣,只有在叶修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偶尔会去那几家常去的棋馆。

       空旷的大厅里,除了棋子落在棋盘的清脆响声,再无别的声音。你来我往之中,棋局开始进入白热化。两人的落子速度也由一开始的无缝衔接,到现在的三思而行。

       挂钟上的时针和分针都重合在十二这里之时,大厅的门再次被推开。叶秋和叶母回来了。两人已经下完了一盘棋,第二盘也已进入最后的厮杀,所以谁也没注意到客厅里多出的两个人。

       母子俩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被无视的无奈和淡淡的忧伤。【小儿子不如大儿子啊!】【结发之妻不如宝贝儿子啊!】默默地四十五度望天,不,天花板。

       感伤了一会儿,两人识趣地上了楼,不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叶母回了他丈夫的房间,二楼最右边的那间。叶秋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二楼靠左的一间。他的旁边,也就是最中间的的房间,那是叶修的,靠右挨着父母的是书房。最左边就是杂物间了。由此可见,叶修在家中的地位有多高。

       等到两人再次厮杀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儿了。两局,一胜一负,胜的都是黑方。如此看来,基本上都是凭着先行的优势获胜。若是没了这小小的优势,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时间不早了,快回屋洗漱睡觉。”收拾好棋子,叶臻开口道。老爷子习惯了在部队里的生活,平常对他们说话也不可控制地带上命令的口吻。

       “好的吧,您也早点儿休息,晚安。”叶修也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乖顺地回道。

       老爷子颔首,表示他知道了。【晚安,臭小子。】内心悄悄地补了一句。

       “小点,你也该回窝了。”毫不知情的叶修跟自己的父亲道了安后,拍了拍赖在自己身边的萨摩耶。

大狗小声地呜咽了一下,虽然不舍却也听话地走回安置在客厅角落的小房子。

       待叶修进了房间,叶臻才起身上楼。路过叶修房间时,男人顿了一下,随即又迈着有力的步伐坚定地向前。

姓名:叶臻(叶修叶秋的父亲/隐藏叶控)

年龄:47

军衔:陆军上将

身高:185cm

体重:76kg

性格:刚硬、稳重、傲娇(特指面对叶修时)

简介:上至叶修曾曾祖父,下至叶秋,叶家五代为军。曾曾祖父的最高军衔以至元帅,下三代也都在将级。出生在这样一个战功卓越、荣誉满身的军人世家,叶臻面对的是比寻常人家更严谨百倍的家风和重如泰山的责任和压力。叶家的子氏有从政,也有不少从商。但无论在哪一界,都是站在顶端的位置。因为叶家从不养无用之人。所以能够将叶修放养,叶臻是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是他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妥协。

姓名:罗叶美(叶修叶秋的母亲/叶控一枚)

年龄:45

身高:168cm

体重:保密

性格:温婉、强势(职场上)

简介:荣景的董事长,有“嗜血蔷薇”的称号。源于她人长得美,但是手腕却很毒辣。罗叶美和叶臻是自由恋爱、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因为叶家不屑于也不需要靠联姻维持势力。罗叶美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也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无理取闹、争风吃醋。年轻的时候练过格斗,现在也有在很好地健身,偶尔也会去家里的训练场练练。所以,叶修是叶家武力值最低的人。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