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沉醉(15)

YX 15. 你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儿呢?!

       宴会上的人大都忙着交际和猎艳,吃东西的人倒是没多少。陈乔美穿过人群来到自助区那儿,很容易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俊秀少年,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叉子,坐在沙发上颇为享受地吃着。至于坐在一旁的叶秋,少女直接将他无视了。

       找到心上人,女孩迫不及待地小跑着来到他面前。她个子高挑,所以就算没穿高跟鞋,身材也依旧吸引人。不过对于在场的两个人来说,跟火柴大概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女孩把手负在身后,脸上带着开朗的笑。“修哥哥,好久不见~”上扬的音调显示出少女此刻的好心情。

       专心吃东西的叶修完全没发现眼前多出来的人,听到声音后才有些迷茫地抬起了头。女孩穿着一条淡蓝色的及膝连衣裙,脚上踩着同色的低跟水晶凉鞋。栗色的长发整齐地卷在脑后,白皙的额头上留着几缕空气刘海。小巧的脸上还留着点儿可爱的婴儿肥,因着肌肤好只铺了一层淡淡的妆,眉毛有细细描摹过,嘴唇也涂了粉嫩的颜色。叶秋是军人,无感过人,所以尽管全身心都在叶修身上,也在外人靠近的第一时间发现了。

       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叶修才猛然想起眼前的人是谁。“乔美?要吃东西么?”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少年眨了眨眼问道。

       “哈哈,”少女开朗地笑了笑,“修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啊。”陈乔美半是玩笑办是认真地调侃道。

       “我就当你是夸奖我了。”叶修不置可否,很坦然地接受了。少女闻言,也只是弯了弯嘴角,没有说话。

       吃了这么久,肚子也该填饱了,将餐盘上的一块小点心吃完后,叶修便起身将餐盘和叉子放置在不远处的回收车上。

       叶修刚离开,陈乔美就在他的另一侧坐下了。随之,微微转头对着隔了一个座位的叶秋道:“晚上好,叶秋哥。”言辞之间完全没有和叶修的亲昵。

       他也见怪不怪了,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晚上好。”

       打完招呼,两人便不再多言。直到叶修回来,坐在他身旁的陈乔美才再次开口:“修哥哥,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好想你啊。”将如此直白的话宣之于口,平日开朗活泼的少女也不得不红了脸。面对喜欢的人,无论是谁,总会感到那么一丝羞怯。

       男人之间的感情或许叶修不会多想,但男女之间的情爱,就算他不会多想也多少能够察觉到什么。况且,陈乔美对他的喜欢之情,从来都不加掩饰。这个女孩什么都好,但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叶修不会勉强自己,也不会吊着别人搞暧昧。“乔美,我不会违心地说我也很想你,因为在这期间我确实没有想起过你。老实说,我挺喜欢你,但是,这绝不是想相守一生的喜欢。”也许他很残忍,但只有如此才不会带来更多的伤害。

       他的神情是那么认真而坚定,坚定到叶秋都开始感到心慌。对不喜欢的一切叶修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而现在他对自己绝没有自己想要的那种喜欢。仿佛他拒绝的不仅是陈乔美,还有叶秋自己。不过,【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的,即使是用尽一辈子的时间。】

       拒绝是在意料之中的,因为女孩一直都只是单恋。两人的母亲是好朋友不错,但是两人相处的机会却少之又少。两家更多的是商业上的往来,加上住的小区不同、平时又繁忙,一年到头可能都不会相见。尽管如此,她依旧喜欢得不能自已,因为爱上的那一刻太刻骨铭心。

       那一年,她只有十二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是自她有记忆以来,两人的第一次相遇。那一天是双生子的生日,叶家并没有大摆宴席,只是叫了些亲朋好友过来。陈家便在这些亲朋好友之列。她是好动的性子,而且这里的都是一些她不认识的陌生人,最小的孩子也有十五六岁。再者,由于叶家的特殊性,家族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不苟言笑的。尽管这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她依旧感到不自在。

       在这样的氛围驱使下,陈乔美离开了人群,一个人在叶家的别墅里游荡。来到三楼的时候,她忽然听见了一阵悠扬的琴声。推开那扇半掩的门,她看到了暖光下优雅而干净的少年。

       他的眼睑半垂,姿态随意。修长漂亮的十指有节奏地在琴键上跳动。这是一个小型舞蹈室,黑色的三角钢琴就摆在舞蹈室中央。少女也是一名钢琴手,并且是一名天赋极高的钢琴手。她参加过很多大型的比赛,也得到过很多名次。她见过很多优秀的钢琴大师,也听过无数名篇巨作,却独独被眼前的少年所深深吸引。

       曲声悠扬、干净,时而高亢时而低昂,时而深情时而寡淡。像是精心谱写的巨作,又像是随手弹奏的练习曲。这是自创曲目,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却能让听者一下子身心舒畅、如痴如醉。

       她从未见过如此恣意潇洒的人,那一刻,她不仅被少年浓厚的才华和俊秀的外表所吸引,更被他纯粹、随性的人格魅力所深深吸引。心脏在急速跳动着,仿佛要破开皮肉,飞向那个优雅却慵懒的少年。

       “没关系,就算修哥哥不喜欢我,我也还是想继续喜欢下去。也许以后我会遇到更喜欢的人,但是现在,我只想默默喜欢你。”少女努力绽开笑颜,同样坚定地回道。

       “我不能左右你的想法,也没有权利去阻止你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够幸福,而且我相信总会有一个人会给你这份幸福。”他不会再说劝慰的话,因为他清楚这个女孩同他一样倔强。所以,他竭尽温柔地对她这么说道。

       坚强地忍住了想要掉眼泪的冲动,少女笑着将“好”脱之于口。看她这番模样,叶修有些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女孩都是都愧疚感的。伤害不是他的本意,有时却不能避免。

       将这么多年的情感都在今天说开了,陈乔美除了遗憾和难过之外,也多了一分轻松。短暂地叙了叙,女孩便和两人告别了。她需要一些时间好好平复心情。叶修自然也是知道的,遂不再多说,只简单道了再见。

       “你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儿呢?!”待女孩走远,叶秋忿忿地指责道。但心里是否在窃喜,就不知道了。

       被指责的对象一脸的无辜,【怪我咯?】他也不想的好吗?!如果他知道以后会发生这种事儿,他一定提前预防。虽然他并不知道他有把人给撩了。

       无形之中的撩,才是撩的最高境界。叶修在不知不觉中无师自通了,尽管他自己都没发现。

       看透一切的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认真而严肃地对叶修说道:“我没想到你有做渣男的潜质。”

       “呵呵,感谢你的夸奖。”嘲讽地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老实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与事实相反的事儿?!”叶秋很严肃,叶秋有点儿小愤怒,叶秋想要杀人灭口!

       抑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退而求其次睁着死鱼眼。【这个弟弟真是没救了,一把年纪了还犯中二。】吐槽完之后,叶修一把糊在蠢弟弟脸上,“我去上个厕所,你自个儿好好玩吧。”他也得洗把脸冷静一下,顺便溜走。

       叶秋一把拽下他的手,握在手里不放开。“玩什么玩,你要是走了还有什么好玩的?!”少年皱紧了眉,恶狠狠地说道。

       试着将手抽了抽,无果。放弃了无力解决后,叶修开始尝试另一种方法。“可以啊叶秋,你居然想玩亲生哥哥!啧啧啧,不得了啊不得了!”故作震惊地睁大了眼。

       “个儿鬼啊,你别给我转移话题!说什么去卫生间,你就是想趁机溜走!”叶秋一语中的。

       “不然呢?”叶修轻轻叹气,“留在这里又能干嘛?给人当商品估价?还是继续尴尬地面对阿姨一家?”就算是他叶修,也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地去面对那一家子。有时候回避并不是当逃兵,只是给双方一个缓冲和治愈的机会。

       也是,他理应想到这一层的。“等会儿我让司机在外面等你。今天的事儿你没有做错,别想太多。”最终,紧握的那只手还是缓缓松开了。

       “知道了,笨蛋弟弟。”用着和往常一般的懒散语调,只是眼神里多出了几分郑重。

       【走了也好,你多留在这里一秒,我就要多担心一秒。】看着他远去不见的背影,叶秋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里的“豺狼虎豹”太多,他真怕叶修一不小心就落入了谁的口。

TBC

评论(2)

热度(60)